++

开学三两天

2017-09-13

“应该都是学长吧”,晚上一传单男进我们宿舍瞅了几眼后猜道。或许是因为走道两边夺目的数个大箱子,让本该整洁的小地方充盈着老油条气息。

在30℃的秋日照耀下,望着远处三五成群的新校友,仿佛回到了三年前。抱怨不提供直饮水的宿舍楼、厌烦形式大于内容的“特色工程”、诉苦取快递还得跨校区……而如今,早已对种种缺憾熟视无睹,再也不会自攒失望去发牢骚。

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,那是我逝去的青春。


9月12日下午,终于受不了宿舍龟速的数据网络,与一室友商量,干脆用他的校园卡合办上网套餐。因为校园网限制PC、移动端同时在线,所以计划的是谁需要就登号。

随后,和去年的冰川客户端相似,我找出了突破限制的方法,通过连入的wifi再发射本机热点信号就可以实现1带8。换句话讲,整个宿舍只要有一人办理套餐,其他5个人都能免费上网。至于网速,多终端同步看超清直播居然不用缓冲。

同学感慨“所有人都喜欢跟你一起共事”,暂且不管他的话是不是建立在“久旱逢甘雨”后短暂的喜悦上,寥寥几字足够让我从心而外的高兴。

“今天我们解决了‘宿舍饮水、网络、电脑卡顿’三大问题”,最强的幸福感,莫过于愉悦了自己,也满足了别人。


篮球队员、游泳选手有颇多追慕者,而不知何处的科研人员平日却鲜有人关注。由此也能说明:当得不到大多数人瞩目亦或一句赞扬时,别徒手浇灭了自己的热情,或许对方还没触及到你的领域、层次呢。


我最欣赏两类人:一是能把自己的心境置入画中的艺术家,二是可以用声音表达情感的音乐家。可我只是曹笑嘉:)

Tags: 其他